一场日本高中联赛,凭什么让中国足球如此羡慕?

发布时间:2019-09-17 19:17:13 来源:17电子竞技押注-手机app客户端软件点击:14

  一场足球比赛,数万人齐声高呼,一线国脚助阵,著名乐队献唱,少女偶像现场应援,各大电视台转播。这样世界杯级别的待遇,是我们在日漫《足球小将》中常常看到的画面,也是现实中日本高中足球联赛的震撼场景。

  

  2019年1月14日,第97届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决赛在青森山田和流经大柏之间展开,这场比赛吸引了54149名观众到场,数十家媒体全方位报道。最终青森3-1击败流经,三年内两度夺冠,流经则是连续两年屈居亚军。

  近年来,随着日本足球的长足进步,日本高中足球联赛也逐渐为人们所知晓,有人把它当做是日本制霸亚洲的秘密宝典,也有人觉得这只是小国寡民的自娱自乐。对于足球而言,日本高中联赛还是能够带给我们一些启发,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两支决赛球队来探寻日本高中联赛的一些奥秘。

  地域色彩和赛事运营是足球推广的核心

  日本虽然国土面积狭小,但共分为47个一级行政区(一都、一道、二府和四十三县),日本高中联赛,每年从全国各地的四千多支球队里进行选拔,经过层层较量,最终有48支球队进入全国大赛的舞台,也就是说,除了东京可以有2支参赛队,其他的地区只能有一支参赛球队进入全国赛。

  而庞大参赛球队所带来的,就是火爆激烈的地域文化竞争。这4000多支球队意味着平均一个行政区内就有一百支参加高中联赛的球队,联赛的广度让高中联赛社区化,群众的参与度也得到极大提高。据统计,全日本每年有超过10万青少年参与到高中联赛的比赛中,他们所带来的地域社交属性让每一位市民都可以在这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支球队。

  此外,高中联赛还承担起了一个神圣使命,那些毕业多年的老校友(Old Boy)们,因为足球,因为这支球队打进了全国大赛,又有了重新聚在一起的理由。这也是日本高中联赛的一个独有的OB文化,在中国很有知名度的乐山孝志就是清水樱之丘的OB。

  

  日本OB文化

  在去年的全国大赛上,前桥育英高中来了40辆大巴车,大多数都是这些OB,他们可能已经秃顶发福,有的还拖家带口,他们当年或许没有为母校打进全国大赛,但这一天,他们齐聚球场,为了同一个梦想助威学弟们。

  足球成为了OB们毕业多年联系紧密的纽带,而OB们又让日本校园足球文化得到了有序的传承。这一点,中国足球由于没有这样的机制,校友文化只兴盛在商场和酒桌上。有了地域的强相关性和OB们的支持,这项赛事也有了最基础的关注度,而这就是收视率的保障,赛事运营也在这些基础的支持中得到了极大的进步。

  从场地条件来看,日本高中联赛的全国赛举办场地都是日本最知名的大体育场,比如埼玉2002年世界杯球场,决赛上座人数超过5万,让球员们从小就有了在巨大关注下踢球的经验,减少出现到了大赛就紧张的情况。主办方为了赛事的正常运转,也签约了包括可口可乐这样的国际知名企业作为赞助,在资金上解决了问题。

  

  决赛观众人数

  因为有了良好的赛事运营和开发,日本高中联赛的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很多球员都有了晋升到职业联赛的能力。在今年的第97届大赛决赛中,为流经大柏进球的关川郁万据悉已经被鹿岛鹿角内定,而去年淘汰青森山田的长崎队中有号称日本第一高中生的安藤瑞季,则是加盟了大阪樱花。再往前翻,日本的当红国脚柴崎岳,就毕业于青森山田,当年参加完高中联赛就被鹿岛鹿角签下。

  

  日本国脚柴崎岳

  而对于中国高中联赛,首先,在国内球迷群体里就没有任何的关注度,资料显示中国高中联赛有三个赛事,最早的赛事是校园足球联赛建立于1999年,分为省内赛、大区赛和总决赛,不仅转播商来回换,转播质量也没有保证,而在大的平台上更是没有任何媒体资源。另外两项赛事中学锦标赛和中学足协杯也几乎没有任何报道,甚至有时候主办方还不希望媒体去报道。

  同时,赛事运营水平差直接影响的是参赛球队的水平,作为国内校园联赛的最高级赛事,这些比赛不仅连正规的场地都难以保证,更别谈承担起为职业梯队输送人才的重担,至少对于普罗大众而言,没有听过哪位中国球员是走的高中联赛这条路进入了职业赛场。相比日本人实实在在的干事,我们的足球进校园,更像是停留在口号阶段。

  日式应援打call与偶像效应

  有着近百年历史的日本高中联赛,在进入现代足球的发展轨道后,也进行了全方位的创新,在足球场上进行偶像式应援,就是其中一项创举。

  最近两年在网络上流行的“打call“一词,最初的来源就是日本应援文化,指的是粉丝针对偶像成员进行应援。成立于2005年的日本国民偶像天团AKB48以其独特的元气、可爱风格迅速占据了宅男市场。无独有偶,自2005年起,日本高中联赛推出了应援经理的角色,该职位由日本国内当红的少女偶像担任,堀北真希、新垣结衣等人都陆续成为应援经理。

  

  第96届应援经理高桥光

  另一方面,日本高中联赛还邀请日本当打国脚作为应援队长,从小野伸二到中山雅史,从大迫勇也到柴崎岳,每一位队长都在用自己足球场上的实际表现带动着后来人前赴后继为日本足球助力。

  文化多元化的今天,偶像已不再是不务正业的象征了,球星也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他们能够在行业内外,凭借自身的影响力,将更多的人带进球场,对于足球而言只会是好事,因为只有足球群体基数的扩大,才能有足球水平的本质提高。但无论是中国球员还是中国娱乐圈都少有人愿意成为这样的象征,足协也对引进这样的元素不感冒,青春偶像鹿晗虽然热爱足球,亲力亲为,但也只是个例。

  此外,偶像的入场带来的是近距离接触机会,也让那些宅男球迷们在球场上也有了打call的契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对于偶像的应援也逐渐转化到场上球员身上。目前日本高中实力最强的青森山田队,他们的球迷就为球队的每个人准备了call词和歌曲,A4纸写满了几页。他们甚至会有专业的乐队现场助阵,根据场上攻守的态势,来调整曲目和鼓点。这是能够实实在在给球队带来精神力的变化。这些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是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的。

  

  日式应援

  无论是中国职业赛场还是草根赛场,球迷应援都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在口号的丰富性上,中国球迷的助威还停留在“加油”、“必胜”等普适性口号上,而针对球员本人独有的应援,也只是“牛X”这类很简单话语。试想,一位球员在球场上听到专属于自己的call声,是否能够带来不一样的激发呢?

  踢球也是育人,热血本就是青春模样

  在中国,传统的教育观念认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而从事体育工作的人更是被认为是没有知识和文化,吃完青春饭就没有立足社会的能力,这其实是对于足球和体育的一个认识误区。对于青少年而言,以足球为代表的体育运动是健康体魄的必需,也是品质教育的辅助,体育是教育的一部分,教育首先还是要育人,在足球层面更多的是兴趣培养和基础练习。高中联赛和J联赛青年梯队双轨制的培养模式,也让日本足球人口的基数不断扩大,据统计,日本注册的球员就有超过百万,这一数字远超了人口庞大的中国。

  制霸日本的青森山田高中有一位已经执教20多年的老教练,他在谈到这个育人的观点时也表示:我们要在教育的基础上构筑足球,要让孩子们健康成长,然后才是成为一个好的足球运动员。

  

  日本球员鞠躬感谢

  育人方面,日本足球作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深受日式礼仪的熏陶,球员们见到比自己年长的人都要主动打招呼,在比赛结束后,要集体鞠躬感谢教练组和观众球迷们。这些在中国的青少年足球赛场上还很少见。除了这些显得有些刻板的礼仪文化,日本高中足球,作为一项竞技体育,同样也包含了永争第一的不服输精神,展现的是青春应该有的热血模样。日本全国高校体育联盟的一位官员曾在采访中表示:“日本人喜欢看年轻人流着汗水、忘我拼搏的样子。“

  不仅仅是足球,像中国人熟悉的《灌篮高手》之所以受人喜欢,也是因为湘北、山王这些球队和球员,一步步从地区联赛走向全国制霸的热血轨迹感染了青少年。而在棒球场,百年甲子园也有不少青春故事。对于十七八岁的青少年而言,参加日本高中联赛的时间最多3年,一支球队想要年年脱颖而出,进入全国大赛,或许这一生就只有一次机会。而数万人的持续关注,四十多家媒体的转播和进入J联赛序列的机会,这本身也是对于热血青春最好的奖赏。

  

  中国校园足球任重道远

  目前,中国青少年的近视率高达9成,繁重的学习压力下,电子产品的普及也入侵孩子们的健康,据资料显示,中国青少年的体质在逐年下降,这对于国家的未来都是一个重大影响。如何诱导他们走出教室,走向绿茵场,看过了日本高中联赛的火爆场面后,足协能够做什么?家长们又可以做什么?青少年们除了感慨之外,能否站起来,走出去,真正接触体育运动带来的热血美好呢?我们又还需要多久,才能不再羡慕别人?